2016年4月13日 星期三

踉港的軍艦!

踉港的軍艦!
黃春生牧師

話說,美國售台兩艘派里級軍艦,軍方透露,將以「銘傳、逢甲」為命名優先考量。不知是國防部不認識歷史,還是為了「拍馬屁」,或是執行「馬意」。記得,馬英九擔任台北市長時,即自許為劉銘傳的傳人,多次寫文章與劉銘傳攀關係,因此北市府有「銘傳廳」,而總統府又有一間「銘傳廳」。

大清國巡撫劉銘傳在台灣六年,荒腔走板。由於規劃經營不善,造成財政負擔大增,官員貪污等問題一一浮現,甚而引發了民間的反抗,其中以1888年彰化縣就因清賦問題而爆發以有力鄉紳施九緞(公道大王)叛亂。

知名文學家胡適之父,曾任臺東直隸州知州的胡傳,曾對劉銘傳的「開山撫番」留下如此嚴厲的評語:「臺灣自議開山以來,十有八年矣。剿則無功;撫則罔效;墾則並無尺土寸地報請升科;防則徒為富紳土豪保護茶寮、田寮、腦寮,而不能禁兇番出草。每年虛糜防餉、撫墾費為數甚鉅。明明無絲毫之益,而覆轍相蹈,至再、至三、至四,不悟、不悔;豈非咄咄怪事哉!」

總結劉銘傳駐臺六年,始終未能建立游弋台海的海軍艦隊,而他為開拓財源而興辦的近代化實業,其深度、廣度也頗有限,未竟全功。總之,劉銘傳是個昏庸官員。

再來看,大清國末年,邱逢甲、唐景崧、劉永福不戰棄官而逃。當時台灣僅有西部漢人居住區域屬於大清國治理,原住民區域則未納入版圖。1895年4月17日簽訂馬關條約,大清國割讓台灣給日本,日本要來接收台灣前夕,本地清國人發起反割臺運動,丘逢甲在馬關條約簽訂後屢次刺血上書,反對割臺。劉永福不願意投降,便擁立巡撫唐景崧為台灣民主國總統,自立為黑旗軍大統領。

臺灣民主國成立時,唐景崧還痛哭表示:「吾臺孤懸海外,去朝廷遠,朝廷之愛吾臺,曷若吾臺人之自愛。官兵又不盡足恃,一旦變生不測,朝廷遑復相顧。惟人自為戰,家自為守耳。否則禍至無日,祖宗廬墓擲諸無何有之鄉,吾儕其何以為家耶?」乙未戰爭(1895年5月25日)剛開戰,5月29日,日本人登陸。過了幾天,和台灣民主國的軍隊交戰。日軍只死了幾個人,可是唐景崧的軍隊,死了好幾百人,剩下的都嚇得逃走了。唐景崧則是首先棄逃。邱逢甲還痛罵唐景崧不戰而逃,宣稱:「吾臺其去矣!誤我臺民一至此極!景崧之肉,其足食乎!」結果二天後,邱逢甲也棄官逃亡偷渡到福建泉州(唐景崧六月三日偷渡,邱逢甲六月五日偷渡)。

同年(1895)6月劉永福在台南自立為大總統,乙未戰爭失利之後,劉永福連夜喬裝成一名阿婆,趁機由安平港坐小舢舨,10月20日登上英國籍郵輪「塞里斯號」(Thales,《臺灣通史》譯“爹利士”)潛逃廈門,10月21日在距離廈門外海21公里的公海上,遭巡弋其間的日本海軍巡洋艦「八重山艦」及所屬艦隊喝令停船,日軍一一搜索船上800名乘客後,並欲帶走被識破的劉永福及其隨從七名。不過此舉遭塞里斯輪船長以「不合國際公法」所拒絕。於是這則棄官潛逃事件,迅速傳了開來,後來台灣民間便開始流行這句「阿婆仔踉港(a-pô-á làng-káng)」,用來形容急急忙忙落跑的意思。根據康熙字典《類篇》,「踉」 (文lōng,白làng)的意思是「行遽貌」, 彷彿雙腳踩高蹺跌跌撞撞的飛奔。

總之,國防部要為軍艦命名,幹嘛要取「銘傳、逢甲」,甚至「景崧、永福」都很不適合,因為這些人都是棄官逃亡的代表人物。最好是採用台灣原住民的精神領袖,這樣也比較有意義。


〈Tâi-lâm Kau-chiàn ê Siau-sit〉(台南交戰的消息),《Tâi-ôan Hú-siâⁿ》[即《Tâi-ôan Kàu-hōe Kong-pò》(台灣教會公報)],128卷(期),第144篇 ,台灣教會公報社,1895年12月16。

「在九月初二(陽曆10月19日)晚間,劉欽差有計畫地逃到一艘火熏船(輪船),叫做Tia-lī-sū。到了隔天船開往廈門,不過日本的軍艦有兩次追到,官兵也有詳細搜索劉欽差是否有在船內。」

備註:在《類篇》中,「㝗」(làng)意思是「空虛也」,可做空出來、跳過,台語「㝗月」即「隔月」。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