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6月22日 星期四

台灣史懷哲謝緯醫師

台灣史懷哲謝緯醫師(1916-1970)
三十年前1970年6月17日謝緯牧師在一場車禍中喪生。謝緯牧師被人稱為台灣史懷哲,他用一生言行來詮釋信仰,他彷彿點燃的蠟燭,燃燒自己的生命,並用愛的光芒,溫暖勞苦者的心;用醫治的巧手,撫慰傷痛的身體。因為耶穌基督正是這樣,祂把自己送給人類,也把希望給了世界。
謝緯於民國五年在南投縣埔里鎮出生,成長於管教嚴謹、信奉基督的家庭。謝緯的家族歷代行醫,堪稱為醫生世家。父親謝斌醫師開設大同醫院,為該鎮名醫,雙親信仰虔誠,在南投長老教會中受人尊敬,被選立為長老。一生行醫救人的謝斌,希望次子謝緯習醫以繼承衣缽,母親則希望他讀神學,以從事救人靈魂的工作。父母親殷切的期盼,從小就烙印在謝緯的心靈深處,雖然他一時不明白該往何處去,但是這份期許促使他以更謹慎的心選擇一生的道路。
九歲那年,他因為跌傷,又患了嚴重的肋膜炎,被送往大醫院救治,他看見主治醫師神色嚴肅、面露愁容;又見到母親暗中流淚,他知道自己病得不輕,於是暗暗地向他從小認識的神─主耶穌禱告說:「假如你肯醫治我,我決心一心奉獻給你,為你工作。」想不到幾天後他就痊癒出院。他心中明白是主耶穌聽了他的呼救,醫治了他,他也把向主耶穌承諾的事牢牢記在心裡。
十八歲時謝緯自台中一中畢業,第二年考進基督教台南神學院,他相信這是實踐當初病得醫治時向主耶穌承諾的最好方式。二十三歲那年,他從台南神學院畢業,正準備全神投入傳道的行列,不料台灣正逢中日戰爭,戰火遍野,日本政府壓制教會,傳道工作經常遭受騷擾,於是他決定暫時停止傳道,並在父親的建議下,前往日本東京醫科大學習醫。
1946年11月,時正值中日戰爭結束,謝緯於是偕妻返國。這次返國,父親已經去世,長兄謝經醫師又因肺病長期臥床療養,大同醫院的醫務就由他夫婦倆負責。同時,他又擔任南投長老教會牧師,成為醫病又救人靈魂的傳道人,正像他所信奉的神─主耶穌基督在世時一面醫病,一面傳道的榜樣。1951年,謝緯深感需要再習外科醫術,於是前往美國賓州大學醫學院深造,專攻外科醫學三年,使他成為內外科兼精的醫師。
謝緯醫師是把自己的生命及才能徹底奉獻給神的人。當他開始管理大同醫院時,他並不以此自滿,他知道習醫的目的是救人身體,也救人靈魂,所以當他的弟弟謝綸接管院務時,他就將醫院交給他主持,自己開始深入民間,作義診與關懷的工作。首先他加入美籍孫理蓮教士所組織的「山地巡迴醫療隊」,在中部各山區為原住民同胞義診,他親自背著行囊翻山越嶺,遇水則赤腳跋涉,夜宿荒野茅舍,每日為上百的人義診,前後共有兩年的時間,並不以為苦。以他出身醫生世家,自幼嬌生慣養,竟能樂此不疲,其中的秘訣正如他作見證時所說的:「若要跟隨主,就要背起十字架。」
由於過去在山地義診的經驗,目睹原住民普遍患染肺結核,他的哥哥亦因肺結核而死,這種病甚易傳染,如不設法防堵,任它蔓延,後果堪虞。所以他在美進修時已糾集數位同志,計議籌設肺病療養所收容病患。他負責設備與治療,其餘同道負責籌措經費,於四十五年設立原住民肺病療養所,1960年又設立一療養所專門收容平地患者。
不久,謝醫師又參加孫理蓮教士的「沿海地區巡迴醫療」工作,發現感染烏腳病的患者,膚爛骨露,痛苦難熬,狀至悲慘。孫教士目睹此一人間慘景,決定在烏腳病地區設立免費診所,問謝醫師願不願為這種既髒又易傳染的病患診治?他以設立固定診所每年需要一筆頗大的預算而猶豫,但孫理蓮教士本著信心說:「所需經費,神都會預備。」台南縣北門烏腳病免費診所就這樣成立起來了。謝醫師在該所擔任了十一年的義務醫師,對於別人給予他的讚佩,他只謙遜地說:「美國友人為我們的同胞付出那麼多金錢、勞力與愛心,我所做的算得了什麼呢?」
今天的埔里基督教醫院就是由原先的山地醫療所擴展而成,也是綜合了許多台、美兩國人士愛心的成果。而二林基督教醫院幾乎全是謝醫師一手創設的,其特色以收容小兒麻痺症為主要業務。1970年6月22日,謝緯自清晨就駕車前往埔里肺病療養院為患者義診,忙碌半天,中午回家吃飯,因身體疲乏躺下休息,十餘分鐘後,他想起二林醫院的病患正等著他診視,即一躍而起,整裝出發。謝夫人勸他多休息片刻,他卻回答說:「我若能早一分鐘到達醫院,病患們便能少受一分鐘痛苦,甚至可多救人。」把別人的病痛當做自己的病痛,走常人不願走的路,做常人所不願做的事,謝醫師宅心仁慈的心腸於此表露無遺。為救治病患,在溽暑無人的高溫下,拖著疲憊的身體匆匆駕車趕往二林醫院就診,不幸途中撞及路樹喪生,結束他在世上短短五十五年的生命。
謝緯醫師曾說:「在這世界上,有許多人喜歡做聰明人,有人甘心為國家民族捐軀,作了傻瓜。作父母的日夜付出辛苦的代價,照顧自己的嬰兒,沒有分文的酬勞,猶樂意作傻瓜。有人為了基督的緣故作了傻瓜。」他又說:「我們需要更多不計較金錢、地位,甚至捨棄自己生命的傻瓜。因為在上帝眼裡,這一類傻瓜才是真正的聰明人。」
謝緯的突然死亡,雖帶給所有的親友極大的震驚和傷痛,但他們追悼謝醫師的一生時,卻看見了他真是一個如蠟燭般把自己燒盡,照亮疾病困苦的人。

2000年6月19日 星期一

教育是生命不可或缺的

教育是生命不可或缺的 (2000/6/19)
箴言1:1~6 

2000年六月十二至十四日,在台灣有一場世界資訊科技大會。會中有許多資訊界領袖演講,其中讓我比較注意的是他們談論有關教育的問題。有人說到西方國家的進步是透過教育而來的,確實如此。英國就是最早限制童工的國家,並且實施國民義務教育,所以,英國足足影響全世界一百年。在德國讀書全部免費,常常有人工作一陣子,再到大學裡進修。今天,全世界人力素質最高的就是德國,而他們的研發工程師也是全世界素質最高的。至於不重視教育的國家,則與先進國家的生活、經濟、制度的差距越來越大。 

今天全世界最早的大學都座落在歐洲國家,這和教會息息相關。中世紀時,許多地區主教會都設有修道院,而修道院不僅提供信仰與心靈的操練,更提供一般的知識。到修道院讀書不是為了「出家」,而是受教育。我們今天的大學畢業生畢業時,為何要穿著黑袍?這就是修道院的傳統,因為「黑袍」是修士的服裝。代表人是一位有罪的人,需要受教育、修行來棄舊換新。而這正是基督教信仰所強調,人因為有罪而與上帝隔離,因此耶穌成為人與上帝之間的橋樑,使信祂的人過著棄舊換新的生活。對此使徒保羅就提醒基督徒必須天天穿上「新人」,過著聖潔無可指責的生活,來與得救的恩相稱。 

其實早在修道院之前二千多年,猶太人就極為重視教育。他們將教育當成生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特別「箴言」是當時的教材、讀本。箴言一開始就說,這是以色列王所羅門的箴言,其實不是所羅門自己寫的,而是王看重教育,叫經學教師收集古人的箴言編輯而成的。這也讓我們知道,所羅門是一位有智慧的王,因為教育是國家興盛的一把鎖匙。在古埃及,只有貴族有權利接受教育,人民則無法接受教育。但是,所羅門王卻以王的身分編輯教材,要讓所有的年輕人都接受國家所提供的教育。 

所羅門所提供的教育,特別是針對道德和宗教上的教誨。因為謀生的技術好學,但是人格的培養卻是不易。這一點值得台灣的教育來反省。現在的道德或人格教育通常在國小階段,但是時間非常短。上了國中以後,就純粹為升學考試上課。有學生家長害怕孩子起步比別人晚,在國小就拼命的補習。我曾經聽過有小孩一個月共補十七科,學校的課程不說,還補作文、桌球、美術、音樂…,甚至還有一科「說故事」。這好像將機車當成飛機來用,無論你如何加油,機車還是無法飛起來,甚至還可能造成引擎脫缸。 

只重視謀生的技術,而不重視人格養成的教育,確實是社會的隱憂。這種情況導致近年來有的大學畢業生,在工作上常無法與人建立良好的人際關係,或是缺乏道德觀念。縱使頭腦一流,做人二流,與人同工三流,這樣的人並不會受到重用。大部分的老闆寧可找忠實,和別人可以同工合作的人。 

當我們在說「教育是生命不可或缺的」時候,乃強調教育是為「人」而存在的。而教育的目的,重要的內涵也是箴言1:3~6所講的,同時這也是一步步漸進的教育方式。 

一、教導我們過明智的生活,即做一個誠實、公正、正直的人。 

二、使無知的人精明,使年輕人處事有方。 

三、使原本有才智的人增加學問,使通達明理的人更豁達。 

四、明白箴言的隱喻,和明智者的問題。 

這一段聖經讓我們再次思考教育的目的的同時,也盼望我們重視小孩的人格與道德教育,使小孩的心靈有愛心,行為能自律,對人能憐憫,對土地能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