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18日 星期三

為理想、為信仰、為價值「攬炒」的參孫

為理想、為信仰、為價值「攬炒」的參孫
黃春生
「攬炒」是什麼?直白來說,就是玉石俱焚的意思。聖經中最著名的「攬炒」人物就是參孫。參孫小時候就被賦予很高的期待,被獻為歸主做拿細耳人。但長大的他卻是放蕩不羈,是父母眼中的叛逆子,是社會裡的惡霸,在情慾中迷失自己,看輕上帝賦予力量的秘密,也就是出賣了上帝。因此,使他受盡苦難,他的眼睛被弄瞎,被關進牢裡,成為被羞辱沒有尊嚴的廢人。這段日子他懺悔,他頭髮留長之後,他想以「攬炒」來守護信仰、守護價值,守護他所愛的家人。
當參孫被帶到神廟的正殿兩大支柱中間。非利士人起哄嘲笑他,參孫就向上帝祈禱說:「至高的上主啊,求你記念我!上帝啊,懇求你再一次賜給我力量。」說完,參孫用盡全身力氣把柱子推倒。整個房子就全都倒了,把神廟裡的人都壓死了,參孫自己也「攬炒」了。
從香港的Water Revolution裡,我看到香港的參孫「武勇」。許多武勇的青少年,他們的生命經歷很像參孫,每個人都有坎坷的人生歷練。對類似參孫處境的人來說,為了崇高價值與信仰而「攬炒」並不是件壞事。他們用生命維護了崇高的價值與信仰,人類歷史上,往往是這些殉道者鋪陳更光明的未來。
從香港超過百日抗爭的人權運動,讓我看到懷抱主張攬炒的人,他們相信曾經在香港備受珍視的核心價值即將被消滅,而香港一切最重要的三權分立的民主體制也快要傾覆。既然這是不可避免的終局,那麼在臨死這一刻,他們至少也要讓中共及魁儡特區隨著「攬炒」,因為他們認定中國中央政府就是造成香港今天這個局面的元凶。既然,香港與進步社會即將消逝,為理想、為信仰、為價值「攬炒」的香港參孫,將會後浪推前浪。
👏👏👏

2019年7月30日 星期二

異議份子耶穌

【異議份子耶穌】
黃春生
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神學倫理榮休教授侯活士(Stanley Hauerwas),曾於2001年被《時代雜誌》評選為「全美最佳神學家」。他與韋利蒙(William H. Willimon)合著《異類僑居者》(Resident Aliens: Life in the Christian Colony),書中說:「到教會就是抗爭」,而抗爭最基本的元素是道德勇氣和創意,學習耶穌「甘心做異類」去實踐信仰:不參與惡事或可能會產生惡的事,因此學習耶穌以非暴力,做應該做的事。耶穌的言行在當時掌權者眼中是極具威脅性的異議份子,對抗既得利益掌權的統治結構,以行動關懷社會邊緣人,為弱勢者爭取權益。「異議份子耶穌」應該是基督徒轉化世界的態度。

如果「抗爭」是為了利己、謀利,就會變質,異化成為一種「賺得全世界」的舉動,結果抗爭者就會喪掉自己的生命,淪為墮落世界的共犯。

2019年7月22日 星期一

十字架勝過地上國度

十字架勝過地上國度
八坂志賀助/臺北日本基督教會日曜學校設計圖
~記臺北濟南長老教會主日學教室玫瑰花窗彩色鑲嵌玻璃的製作
黃春生牧師

臺北濟南長老教會主日學教室即臺北日本基督教會日曜學校,是由八坂志賀助在1934年設計,1935年完成。當初設計時,講壇上方就有玫瑰花窗的設計,原設計的內圈是以傳統玫瑰窗的花瓣形式,象徵地上的受造世界,這種設計在歐洲很常見,花瓣形式有十六瓣、卅二瓣,著名的巴黎聖母院的玫瑰窗就是卅二瓣。而十六瓣形式也類似於日本天皇家徽「十六瓣八重表菊紋」。

在2015-2019年教會進行這棟古蹟修復工程時,僅依原樣製作玫瑰花窗的鑄鐵框,在鑄鐵框外面僅以透明玻璃外罩,在一位旅居美國的林純容姊妹的奉獻,於是開始規劃安裝彩色鑲嵌玻璃。我們邀請基督徒彩繪及鑲嵌玻璃的藝術家王俊傑老師來設計與製作,經過多次的溝通終於定稿,再歷經二個多月的手工製作終於完成,並於今日(2019.7.22)安裝完成。

原設計十六瓣形式象徵地上的受造世界的圖案,彷彿在彰顯「地上國度」,但在藝術家與教會小會(consistory)的巧思裡,決定以「十字架」貫穿其中,象徵「十字架勝過地上國度」,並彰顯基督十字架救贖的恩典。「白色十字架」象徵基督的聖潔與光明。中心六角形「大衛之心」以紅色來象徵基督寶血救贖的恩典,從大衛的子孫耶穌基督的十字架向外擴散出去。


在十六花瓣的外圈是水藍色及綠色的彩玻,勾勒出詩篇第廿三篇第二節的意象「他讓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到安靜的溪水邊。」玫瑰窗的外圈是以「三葉草」裝飾,象徵三一上帝的光輝。「天藍色三葉草」用來指涉「愛上帝」,「紅色三葉草」用來指涉「愛人如己」。

總之,整個玫瑰窗的圖像意義是:基督十字架勝過地上國度的權柄,大衛後裔基督的寶血由心而發,基督引領祂的子民,如領羊群躺臥在青草地,到可安歇的水邊。繼而散發實踐《新的誡命》,愛上帝與愛人如己。
歡迎朋友們來到臺北濟南長老教會欣賞這樘玫瑰窗,在十字架的光芒下沉思基督的救恩。






玫瑰窗(鑄鐵框)
濟南教會主日學教室玫瑰花窗設計說明
王俊傑(彩色鑲嵌玻璃藝術家)

這花窗原本就裝有用雷射雕花簍空圖案的烤黑色漆的鋼板。主要是在圖案中以不同的玻璃,配上不同的色彩,讓整體圖案有著不一樣的深遠意涵。

最中央的圖形一個16等份的菊花圖案,雖然玫瑰花窗傳統上也有如此的安排,但不知原創者的想法,讓我們懷疑這日治時代的建築設計,是否也隱藏著16瓣菊花的日本皇室家徽的意思。

經過配色安排:
跨過整體圖面,中央垂直與水平以透明色,顯示榮耀光芒的十字架,這玻璃是以透明加窯燒花紋,並手工磨斜邊製成。最內核心以紅色顯示耶穌寶血的聖愛,這紅色是以六角星芒呈現,隱喻耶穌是大衛後裔的連結;而在紅色外圈增添一白色圓圈圖形,強化放射狀十字架的整體連結。16菊花瓣已剩12瓣,以琥珀色厚板玻璃經燒紋理並磨斜邊製作。

往外是配水藍色與黃綠色玻璃,這是將整體圖案落在詩篇23的意境內,主日學教室如羊群躺臥在青草地,領我到可安歇的水邊。這玻璃以手工窯燒與磨斜邊處理,更顯花窗的華麗尊貴。

在往外,配以傳統教堂彩繪玻璃的濃郁色彩,血紅、寶藍、天藍、紅橘,讓整體有現代與傳統有美妙的融合,既現代又古典端莊。最外一圈寶藍色是鐵花窗沒有的圖形,是特別添加上去,豐富與增加色彩的對比,並將整體圖案做完美的連結。

新的形式呈現出主要的意義是:榮耀十字架勝過地上的殖民統治,神掌權其中,祂的羊躺臥在青草地,被領到可安歇的水邊。


電腦模擬與鑄鐵窗對比圖
電腦模擬圖



















2019.7.22安裝玫瑰花窗彩色鑲嵌玻璃
2019.7.22安裝玫瑰花窗彩色鑲嵌玻璃 
王俊傑及張秀足夫婦,黃春生牧師
玫瑰花窗
玫瑰窗(the Rose Window),也稱玫瑰花窗,為哥特式建築的特色之一。中世紀以來,哥德式教堂正門上方常會設計大圓形窗,內呈放射狀,鑲嵌著美麗的彩繪玻璃,因為玫瑰花形而得名。玫瑰花象徵沙崙的玫瑰即「彌賽亞」,花瓣形式有十六瓣、卅二瓣,著名的巴黎聖母院的玫瑰窗就是卅二瓣。玫瑰窗的外圈是以「三葉草」裝飾,象徵三一上帝的光輝。
曠野和乾旱之地必然歡喜;沙漠也必快樂;又像玫瑰開花。(以賽亞書35:1)

著名的玫瑰窗
法國巴黎聖母院(Notre Dame, Paris, France)
the rose window of Notre Dame, Paris
法國史特拉斯堡大教堂(Strasbourg Cathedral, France)



華盛頓國家大教堂(Washington National Cathedral)
正門上的玫瑰花窗直徑26英呎(約8公尺) ,肩負裝飾與採光功能,裡頭鑲嵌超過一萬片的彩繪玻璃,描繪《聖經創世記》章節裡的 Let there be light!
華盛頓國家大教堂玫瑰窗

濟南教會主日學教室設計與監造的建築技師

1899年,八坂志賀助來台,任職台灣總督府土木課僱員,聘雇他的正是當時的土木課課長長尾半平。1900年,八坂因家中事故辭職返日。1902年進入東京私立工手學校造家科就讀,翌年畢業。1906年任職於民政部土木課(關東都督府),1909年升為「技手」,1910年轉派任台灣總督府土木部營繕課技手。八坂志賀助又再次來到台灣,一直到戰後遣返。

「工手學校」是日本第二個開設建築學科的學校;第一個是培育出辰野金吾、長尾半平等日本第一代建築師的工部大學校(即現今的東京大學工學院)。「工手學校」造家(建築)科,即是辰野金吾參與主導設立的。如果說東京大學是培育高端技術人才,那麼工手學校培育的則是中端技術人才。

高端建築人才聘入總督府,職位大約從「囑託」做起,然後升任建築技師;中端人才則從僱員,然後升任「技手」。一個建案除了主持設計的建築技師,大概都會配上1-2位「技手」協助,「技手」就像現在的「細部設計師」,協助技師繪出建築相關的細部設計圖。

八坂志賀助,一位十份優秀的建築人才,在台期間參與了森山松之助設計的台灣總督官邸(今臺北賓館)改建工程、臺北州廳(今監察院) 、專賣局、總督府鐵道部廳舍;近藤十郎設計的基隆郵便局、臺北醫院(今台大醫院);栗山俊一的臺北郵局廳舍;井手薰設計的臺灣總督府高等法院(今司法院大廈)、臺北公會堂(今中山堂 )等等。

八坂任職期間優異的表現,多次獲得總督府頒發勳章與賞金表揚。1917年更以「囑託」一職,協助森山松之助進行鐵道部廳舍設計事務。1922年正式升任為臺灣總督府土木局營繕課技師,成為日治時期唯一在中央官廳由技手拔擢為建築技師的人。

1929年,濟南教會日曜學校因空間不足決議改建時,由教員熊谷綾子的父親推薦八坂志賀助擔任建築設計,於1934年興建、年底完工,1935年舉行獻堂儀式。


臺灣總督府人事令:八坂志賀助
臺灣總督府人事令:八坂志賀助
臺灣總督府人事簿冊:八坂志賀助
臺灣總督府人事公告:八坂志賀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