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2日 星期五

關於「趕鬼」

關於「趕鬼」
黃春生牧師
在台灣,醫病趕鬼曾經「流行」過一陣子,曾經有靈恩派的基督徒來找我,說她的教會牧者告訴她,她「卡」了很多鬼,以至於她提心吊膽而失去「信心」,她希望我能夠為她「趕鬼」。聽到這樣的事情,頗令我詫異,這跟我所認識的信仰很不一樣,她能夠娓娓道出她的問題,顯示她的理性、邏輯、溝通並沒有困難。在我的經驗裡,我不會將她視為「被鬼附」。

我曾經有「趕鬼」的經驗,當時對方兩眼呆滯無神,眼睛無法直視我,也無法與我有正常對話,當人抓住他的雙手時,她力量極大可以掙脫,甚至在地上瘋狂地翻滾。我奉主耶穌的名問她叫什麼名字時,她所說的名字根本不是她本人,這是我遇到很典型被「鬼附」的例子。

我也曾遇到一位大學女生,因為多日無法正常入眠,精神不濟、恍惚,被朋友帶來找我,我們對話時她都很正常,她說在晚上睡覺時,會有「鬼壓床」、「掐脖子」的情況發生,諮詢下知道她並非是壓力或精神耗弱,而是因為她是獨生女,家族已經三代開「金紙店」,阿公要她大學畢業後回家繼承家業,她拒絕之後,那時起就斷斷續續遭遇邪靈的「攪擾」。在多次的趕鬼之後,這二個人後來都逐漸脫離邪靈的攪擾,恢復正常生活了。在我的經驗裡,絕大多數是屬於「精神」或「心理」層面的困擾,牧師可以以信仰來協談,但關於醫治的事,我會建議轉介給更專業的精神科醫師、諮商師或心理師來協助。

馬可福音1:21-27記載耶穌在迦百農會堂趕走「污靈附身」的人,希臘文「污靈(污鬼)」的原文是pneuma akatharton (πνεῦμα ἀκάθαρτον; 複數是pneumata akatharta)。而英文catharsis「宣洩」、「淨化」這個詞,是源自希臘文akatharton(污穢),用在關於情緒時,常翻譯為「情感宣洩」、「精神淨化」。會產生污穢就是久未清理堆積污垢,同樣的若是情緒、心靈堆積污垢,對人來說很容易產生精神與心靈上的障礙。有可能古代所謂的「鬼附」就是情緒、心靈堆積污垢所產生。以現代觀點來看這類「污靈」纏身的人,他們需要的是「心靈清淤」,也就是將內心壓抑已久的情緒釋放出來,到底壓抑多久?或許打從「原生家庭」就受到傷害,或許在生活中就遭遇諸多「苦毒」,此時若能透過心理師、諮商師的專業必可提供很大的幫助,當然牧師對於信仰上的教導,也能提供積極有效的幫助,但千萬不要找「恐嚇型」的牧師,他們非但無法使人得釋放,反倒使人心生恐懼,喪失對主的信心。

2018年10月2日 星期二

你的光復是台灣的受難

你的光復是台灣的受難

【十月是抗爭月】
每年十月第二個星期一是美國的「哥倫布紀念日」(Columbus Day),在美國、部分拉美國家、西班牙和義大利,都會慶祝1492年10月12日哥倫布「發現新大陸」。然而隨著「歷史解密」之後,打破哥倫布英雄的迷思,揭露美洲原住民族的受迫害歷史,而不斷受到原住民族平權運動的質疑與挑戰。
美國知名人類學家威瑟佛(Jack Weatherford)考據指出:「在哥倫布紀念日,美國人慶祝對印第安人史上最大的種族屠殺。」
因此,二十世紀後半葉起,美國部分州與城市,不再紀念所謂的哥倫布紀念日。甚至,美國最大的基督教組織「全國基督教會聯合會」(National Council of Churches)更號召全美基督徒不要參加哥倫布紀念日的慶祝,因為這節日「對許多人而言是壓迫、毀壞與種族屠殺之始」。拉美國家則多稱這個節日為「種族紀念日」,而委內瑞拉在2002年更將這一日更名為「原住民族抵抗紀念日」(Día de la Resistencia Indígena)。
10/25即將到來的所謂「臺灣光復節」,對許多台灣人來說也是屠殺、苦難的開始。台灣教會是否能夠學習美國「全國基督教會聯合會」(National Council of Churches)發起不參加、不紀念這個節日呢?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發表《終戰詔書》,蔣介石接受盟軍總司令(GHQ)第一號命令來託管台灣,10月25日在台北公會堂受降,從此台灣進入戰後軍事託管,但是託管竟變成屠殺侵佔。

國史館解密「蔣檔」中,記載蔣介石在1949年1月12日卸任前訓令說:「台灣法律地位與主權,在對日和會未成以前,不過為我國一托管地之性質」。蔣介石很清楚他將託管變為侵佔。

2018年9月9日 星期日

沉默將使獨裁者更加邪惡

沉默將使獨裁者更加邪惡
黃春生牧師
《民報》2018.9.11 
這一、二年來,在中國浙江省有二千多間教堂屋頂的十字架被拆,河南省有四千間教堂屋頂的十字架被拆,如今已漫延至七個省份(包括浙江、河南、安徽、山東、黑龍江等)。中共又下令禁止十八歲以下者進入教會,彷彿教會是不良場所。去年(2017)十九大之後,取消國家宗教局,由統戰部直接管轄,同時進一步加強對基督宗教(天主教、基督教)、伊斯蘭的迫害。最近半年來,中共當局開始拆除教會,更逼迫基督徒簽署放棄信仰聲明書,教堂內要高掛五星旗及習近平像片,要高掛「聽黨話、跟黨走」,似乎要以「習基督」取代耶穌基督。
面對越來越嚴峻的逼迫,九月一日有廿九位中國傳道者聯署,發表《牧者聯署:為基督信仰的聲明》,聲明中這樣說:
我們相信並有責任教導世人,一位又真又活的三一上帝,是宇宙、世界和地上各族的創造主,人應該敬拜上帝,而不應該敬拜任何人和任何事物;相信並有責任教導世人,上自國家領袖,下至乞丐囚徒,人人都犯了罪,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公義的審判,若沒有上帝的恩典和救贖,人人都將永遠沈淪;相信並有責任教導世人,那位曾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又復活了的耶穌,是全球教會的唯一元首,是全人類的唯一救主。
光這一句「唯一元首」就會令無神論的獨裁者咬牙切齒,廿九位中國傳道者發起聯署,截至九月五日已經有279位中國傳道者聯署。面對中共獨裁者極大施壓與迫害,聯署的牧師甚至表達已做好準備「願付生命代價」。
今日中國教會受壓迫被勒令高掛五星旗,也曾發生在納粹統治時期,19337月,德國所有教堂都被要求懸掛納粹黨旗。只有少部分的牧師反對希特勒,後來在神學教授卡爾‧巴特(Rev. Karl Barth)和牧師阿摩森(Rev. Hans Asmussen)召聚下,有138位來自18間教會的代表,於1934531日聚集在工業城巴門(Barmen)的格馬克教堂(Gemarker kirche),召開「巴門大會」(Barmen Synod),發表《巴門神學宣言》第一條告白說「聖經是唯一上帝的話,不論是生、死,我將永遠順從。」第五條指出:「教會沒有義務為政府宣揚政策,但有義務和責任宣揚聖經的教訓和耶穌基督的主權。
《巴門神學宣言》起草者神學家卡爾‧巴特因拒絕效忠希特勒,1935年被解除波昂大學教職,返回故鄉瑞士;心繫德國的巴特發現,相對於因反納粹而遭受迫害的教會、基督徒,和瑞士的教會對納粹暴行卻保持沉默,對鄰國基督徒苦難的冷漠以對,巴特批評瑞士基督徒自私的態度,不斷與瑞士的教會領袖辯論,他認為這是瑞士教會史上一段「羞愧得不願再想起的時期」。同樣地,面對中共迫害教會及基督徒,台灣教會如果也不出聲,就會像卡爾‧巴特所批評的「羞愧得不願再想起的時期」
參與《巴門神學宣言》的牧師馬丁‧尼穆勒(Rev. Martin Niemoeller)寫了一首詩《First They Came(起初他們追殺),而這首詩也刻在他的墓碑上,美國波士頓猶太大屠殺紀念碑也是刻上這首短詩:「起初他們(德國納粹)追殺共產黨時,我沒有出聲,因為我不是共產黨員;接著納粹追殺猶太人時,我沒有出聲,因為我不是猶太人;後來納粹追殺工會成員時,我沒有出聲,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此後納粹殺天主教徒時,我沒有出聲,因為我是新教徒;最後當納粹開始對付我時,已經沒有人替我出聲了!
對於鄰國——中國教會及基督徒受迫害,我要呼籲台灣教會及基督徒應該站出來聲援他們告白「基督是唯一元首」的勇氣。甚至,也要不斷的指責不公義的獨裁者,因為,沉默將使獨裁者更加邪惡。


《公義祈禱會:聲援受迫害的中國教會及基督徒》(新聞稿)

這一、二年來,在中國浙江省有二千多間教堂屋頂的十字架被拆,河南省有四千間教堂屋頂的十字架被拆,如今已漫延至七個省份(包括浙江、河南、安徽、山東、黑龍江等)。中共又下令禁止十八歲以下者進入教會,彷彿教會是不良場所。去年(2017)十九大之後,取消國家宗教局,由統戰部直接管轄,同時進一步加強對基督宗教(天主教、基督教)、伊斯蘭的迫害。最近半年來,中共當局開始拆除教會,更逼迫基督徒簽署放棄信仰聲明書,教堂內要高掛五星旗及習近平像片,要高掛「聽黨話、跟黨走」,似乎要以「習基督」取代耶穌基督。

面對越來越嚴峻的逼迫,九月一日有廿九位中國傳道者聯署,發表《牧者聯署:為基督信仰的聲明》,聲明中這樣說:

我們相信並有責任教導世人,一位又真又活的三一上帝,是宇宙、世界和地上各族的創造主,人應該敬拜上帝,而不應該敬拜任何人和任何事物;相信並有責任教導世人,上自國家領袖,下至乞丐囚徒,人人都犯了罪,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公義的審判,若沒有上帝的恩典和救贖,人人都講永遠沈淪;相信並有責任教導世人,那位曾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又復活了的耶穌,是全球教會的唯一元首,是全人類的唯一救主。

光這一句「唯一元首」就會令無神論的獨裁者咬牙切齒,廿九位中國傳道者發起聯署,截至九月五日已經有279位中國傳道者聯署。面對中共的迫害,需要極大的勇氣,聯署的牧師甚至表達已做好準備「願付生命代價」。

對於鄰國教會及基督徒受迫害,我們呼籲台灣教會及基督徒以祈禱來聲援他們告白「基督是唯一元首」的勇氣,因此,特別舉行《公義祈禱會:聲援受迫害的中國教會及基督徒》,敬請一同為受迫害者祈禱。

◆時間:9月12日(三)晚上7:30-9:00
◆地點:台北濟南教會(台北市中山南路3號)



ChinaAid傅希秋牧師(Rev. Bob Fu)特別為2018.9.12祈禱會錄製的影片


2018年8月15日 星期三

敬畏上主ê靈修生活

敬畏上主ê靈修生活
黃春生
Kuikah Jimmy Carter做伙靈修》推薦序

靈修to̍h是「敬畏上主」ê操練,真歡喜看tio̍hKuikah Jimmy Carter做伙靈修》chit本冊ê出版。Jimmy Carter做一位總統,伊無掠家己已經有ê權勢做誇口,反tńg是用謙卑、敬畏上主來帶領伊人生頭前ê路。Jimmy Carter ê一生非常精彩,m̄-kohsiōng看重ê職務是甚麼?Jimmy Carter bat án-ne講過:「Tīchē-chē ê職務中間,若是ài人人kan-taⁿtiâu我所做過ê一件tāi-chì,請會記得,我是聖經主日學老師。」
Jimmy Carter tùi細漢to̍h tòe老父tī農場做工,伊一生lóng深深有留農民戇直、質樸ê個性,有早期清教徒ê信仰態度。Jimmy Carter從軍七年,為tio̍h老父過身,伊tùi海軍退役,tńg去故鄉。伊tùi老父ê手頭承接兩項工作,第一項是農場,第二項是教會ê主日學。Jimmy Carter是一位優秀ê主日學老師,伊對靈修、對《聖經》有執訣(koat/mî-nōa ê追求。無論伊有gōa無閒,伊每禮拜日一定beh去伊自細漢to̍h teh聚會ê「主koh來浸信教會」(Maranatha Baptist Church)擔任聖經主日學教員。甚至伊擔任參議員,kah 1971年擔任喬治亞州州長ê時,是繼續教會擔任聖經主日學教師。伊州長就職演講中宣布:「種族歧視ê時代一去無kohtńgà」,伊tī保守ê南方,馬丁路德.金恩ê肖像掛州議會大廳裡,而且宣布錄用烏人參政,展現基督包容ê疼。
1976年,Jimmy Carter參加競選美國總統。參選前,伊只不過是一美國南部小州ê州長,根本都無全國的知名度。伊大、小場ê競選會頂面,一開嘴to̍h講:「我叫Jimmy Carter,是一位重生得救ê基督徒。」「重生得救」chit-ê Jimmy Carter使用了後,就開始全美國,甚至全世界流行起來。宗教信仰現代真chē美國人看起來,是一件私人領域ê tāi-chì,無適合the̍h來公開ê場合談論,若是用政治宣傳ê時,恐驚會引起反感,soah來失去選票。總是,Jimmy Carter堅信主耶穌所講ê話:「我kā lín講,tīê面前承認我ê,人子tī上帝ê天使面前mākā伊承認。」(路加福音12:8)Jimmy Carter認為準講是競選失敗, beh ê面前認主耶穌是基督。
1977宣誓就任美國總統ê時,Jimmy Carterhōa華盛頓總統所留落來ê聖經,宣佈伊beh謙卑上主ê指引之下做好總統ê職分。伊引用彌迦書68節:「世間人,祂bat指示你啥物是好。上主ài你做啥物?獨獨ài你行公義,心存憐憫、謙卑,來kahê上帝做伙行。」通過chit段經文來告白伊所領受ê呼召。
擔任總統ê期間,伊繼續華盛頓ê教會講道、擔任主日學教師,伊ê敬虔kah謙卑是咱真súi ê信仰典範,這lóng是出伊敬畏上主ê靈修生活。Tī chiabeh ǹg tāi-ke推薦《Kuikah Jimmy Carter做伙靈修》chit本冊,chit本冊有約翰.加爾文靈修ê款式,to̍h是通過對聖經經文ê詮釋、理解,了後kohtio̍h所領受ê成做祈禱。Ǹg望通過chit本冊, ē-tàng ͘ 今日ê台灣人用家己ê母語來靈修,過敬畏上主ê靈修生活。
敬畏上主是智慧ê根本,bat hit位至聖êto̍h是聰明。(箴言9:10


記住歷史免得邪惡隨時回來

記住歷史免得邪惡隨時回來 

《死亡行軍》黃春生推薦序~刊登台灣教會公報
2018.7.4
「人類與強權的鬥爭,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 ──米蘭昆德拉,《笑忘書》

關於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的真相調查與研究,除了官方揭露的史料與報告之外,民間也有很多人發表文章與著作,有事件、有受害者,但是陷害者、加害者是誰?主使者、掌權者又是誰?《死亡行軍》(Todes Märsche)——已故台大醫院耳鼻喉科醫師蘇友鵬說他願意赦免加害者,但是卻找不到加害者是誰?我以讀者的角度看來,蘇友鵬醫師願意追隨耶穌基督赦免仇敵,卻找不到可以赦免的對象,換言之,台灣的轉型正義還落後甚遠。

德國福音教會(EKD)前議長、德國國家倫理諮議會委員沃夫剛‧胡伯教授(Rev. Prof. Wolfgang Huber)2016年10月17日來到台北濟南教會講道,提到他在德國擔任真相調查委員會主席,在德國柏林市中心設立一個猶太人大屠殺紀念區(Holocaust Memorial),這個猶太人大屠殺紀念區的面積,比德國任何的紀念館還要大,為的就是要德國人記住這段歷史。但反觀,台灣未真正落實轉型正義,因為從全世界最大的獨裁者雕像與紀念堂就可看出。德國的轉型正義,最早在戰後的1945年11月到1946年10月,盟軍在德國東南部的歷史名城紐倫堡組成國際軍事法庭,對22名納粹首要戰犯進行審判開始,這就是著名的「紐倫堡大審」。1958年11月,西德還特別成立了「追查納粹罪行總部」,對十幾萬有關二戰期間的罪行重新進行調查。 

也因為對不公義的時代有歷史反省力,1970年西德總理威利.布蘭特(Willy Brandt)訪問波蘭,跪在華沙猶太人殉難者紀念碑前,表示自己要「替所有必須這樣做的人下跪」,這一跪被世人稱為「歐洲約一千年來最強烈的謝罪」。 

2000年12月6日,華沙猶太殉難者紀念碑旁的布蘭特紀念碑落成完工,紀念碑上浮雕著當年布蘭特下跪謝罪時的情景,讓那一幕永遠呈現在世人面前。當時受邀揭幕的德國總理施若德(Gerhard Schröder)在致詞時說,前總理布蘭特當年用這樣一個特殊的方式告訴世人:「忘記歷史就意味著背叛。勇敢地背負起歷史的責任,才能走向明天。」 

1985年5月8日,在德國戰敗投降40周年的紀念日,當時的德國總統魏查克(Richard von Weizsaecker)發表《荒野的40年》演說,其中最有名的一句話就是:「那些無視過去歷史的人,也會對現實視而不見。」 

過去台灣人民在威權黨國的洗腦教育下,長期無視二二八、白色恐怖的邪惡,如此下去無法使國家、社會重生。感謝主,已經有越來越多人覺醒,他們透過閱讀或認識受難者的故事,拼湊出原本受禁箍的歷史。《死亡行軍》一書除了記載蘇友鵬醫師及許多被送往火燒島的政治受難者的故事,也勾勒出整個時代的處境,也是在提醒我們不要忘記歷史,免得邪惡隨時返回,免得下一代受到荼毒。 

「公義使邦國高舉;罪惡是人民的羞辱。」(箴言14:34)願上帝透過蘇友鵬醫師及受難者的故事喚醒我們對公義的追求,願公義如光輝發出,上帝的恩典如明燈發亮,照亮我們的新國家—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