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6日 星期五

聖靈的揀選還是人的揀選

聖靈的揀選還是人的揀選

黃春生牧師

上主日(2009/11/1)我們召開臨時會員和會,選出二位長老與四位執事。教會的選舉與社會社團很不一樣,當然跟政治選舉更加不同。因為,在社會上的社團或民意機構,競選時都會很激烈,是因為這些職位都是有「利益」可圖,至少在名片可增列一項「名號」,但我們總不會在名片上寫著某某教會的長老、執事這樣的頭銜吧。一個真正有信仰內涵的人,他不會將教會的職位拿來炫耀,而是要用很謙卑的心靈和基督教會的同工一起服事。就像傳道者不應該在名片上寫著某某教會「小會議長」,或是某某中會的議長、部長或是教會機構的董事等之類的頭銜一樣。我就曾見過有某些牧師、長老受託擔任教會學校或醫院的董事,就在其名片列出許多他曾有的職稱,這些舉措我都覺得很不好,因為這些頭銜都是「受託」而有的。因此,傳道者的名片最好是僅列出目前在哪個教會或機構服務即可。

教會的長老與執事的職分是受基督所託的,在長老教會的體制裡,長執的產生表面看起來是「人的揀選」的選舉產生,但是整個過程乃是在「聖靈的揀選」而有的。這二者有極大的差別,世俗的選舉乃是「人的揀選」,因為整個過程有太多人為的競選操弄的手段。而教會的選舉乃是「聖靈的揀選」,信徒以謙卑的心靈,尋求聖靈的帶領選出教會的長執,而我們也深信這是聖靈感動我們去揀選。但教會的選舉會不會淪落成「人的揀選」,這當然有可能。我就曾聽過有人在競選中會或是總會幹部時,經由宴客、送禮來達成目的,這就是將神聖的選舉給世俗化了。此外,還有一種情況也很不對,我就曾聽過某某耳語說:「要選某某人擔任長執,不然他就不會來聚會了。」也聽過:「某某人意見很多,選他擔任長執看看,讓他知道長執有多辛苦。」這些想法都非常不好。我們選長執不是要討好某人,更不是為了懲罰某人;而是要在聖靈的帶領下,選出能夠委身在基督裡服事的同工。

我們教會三年前廢除了「一個家庭不得有二人同時擔任長執」的內規,當初會制訂這項內規,是擔心教會會成為少數「家庭」把持,這是從人的角度去設計的內規。但仔細去想,如果我們的選舉都是按著「聖靈的揀選」,就不會有這樣的疑慮,同時,我們這項內規也不符合教會法規的規定,甚至限制真正能夠委身的長執。我就認識好幾對夫妻,他們同時都擔任教會的長老,教會也不會因此有了紛爭。

此外,不論是長老或是執事,都是在為教會推動事工,這是一項很辛苦及神聖的使命,沒有任何甜頭可言。若是以一個本身就有工作的人來說,例如學校老師、醫師、工程師、律師、商人等等,特別是當家裡有嬰孩或尚就讀國小的,禮拜後要照顧他們,這時候,往往會感到有些力不從心,甚至有時候,教會臨時發生事務,需要緊急開會討論時,還必須向服務的機構請假,放下手邊的工作趕過來。若不是因著信仰的使命,否則很難有委身。其實,這些同工的配偶也是很付出的,原本一家人可能要利用週末或是禮拜後出去走走,但是,因為教會的需要而必須有所犧牲。因此,很多人會說為教會做工,只有苦勞,沒有功勞。但是,我想所謂的功勞,就是記載在天上,而不是登錄在人間。這也是為甚麼有基督徒會這樣說:在人間有榮譽,在天上就消失了;在地上被疏忽的,在天上會被明顯出來。因為,「報償在天上」,且是夫妻一體同得美好的福份。

在信仰團契中,被揀選作為長老、執事,有些事還要帶頭做,否則就說不過去。例如,長老、執事要提早到教會來負責清潔、招待的工作,也要幫忙收尾,禮拜天需要早到,又要晚回。如果負責財務工作時,還要保管奉獻,特別遇新春期間,銀行沒開,奉獻的錢就要想辦法保管好,以免遺失,有時擔心還會在睡覺時驚醒。財務的同工不僅要登錄正確,確實做好徵信的工作,還要準備政府單位的查核。以前,在雲林牧會時,當會友安息時都會在家裡入殮,我都會請長老一起來協助,擦拭遺體,入殮禮拜時也要協助將身體放入棺木。這些工作在台北幾乎都是在醫院裡,由家屬和醫護人員協助料理身體潔淨的工作,或是由葬儀社、殯儀館的人員擔負。雖然如此,我也會請長老擔任喪禮的總幹事,協助喪家辦理相關事務。

這些工作很瑣碎也繁雜,卻都不能為自己帶來甚麼「好康的」,甚至還可能會被說成「工作不力」。但我們卻要將之看成是為耶穌而做,只因他是我們生命的救主,我們只能用這種方式來表明一點點回報之心意。就像耶穌所說的,「你們在我弟兄中一個最微不足道的人身上做了這些事,就是為我做的!」(馬太福音25:40)而牧師也盼望弟兄姊妹,為我們這個屬靈家庭付出的長執及同工代禱及鼓勵,因為他們為這個屬靈家庭付出更多的心力。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