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7日 星期五

「井邊的女人」王愛敏

「井邊的女人」王愛敏
(2016.5.29濟南牧函)
※參閱王愛敏著《井邊的女人》、《撿破爛的女人》。
※參閱王愛敏「活祭」一文。

被稱為美國洛杉磯「街友之母」的王愛敏牧師(Amy Wang)在「洛杉磯第五區貧民窟」服務街友27年。今年4月14日在美國,因心臟病蒙主恩召,安息主懷,享年66歲。她的告別禮拜上週六5月21日下午2點在台北艋舺長老教會舉行。王愛敏牧師的信仰經歷與撒瑪利亞婦人很相似(約翰福音4:6-30),她的生命故事紀錄在《井邊的女人》一書,在洛杉磯廣為流傳。在此,與大家分享上帝在她生命中的故事。

王愛敏幼年在台灣家境貧困,為讓年幼弟妹可吃得飽,12歲時,到鄰居家要碗飯,卻被鄰居兩兄弟用錢騙取身體,也因此使她藉賣淫來換取金錢,供應弟妹飽足與讀書的機會。她清理包裝花販丟棄的花,在飯店或美軍顧問團門口販賣。由於她長得小巧玲瓏又標緻,被美軍覬覦,15歲開始跟著他們混。她18歲成立貿易公司,用錢賄賂飯店服務生提供客人名單,以敲門談生意。那時做仿冒品賺了不少錢。錢是賺得更多,只是心靈更加空虛。她與一位中東商人同居,並懷有對方的骨肉,沒想到他一回國就音訊全無。1981年她公司的經理偷偷把運往巴拿馬的貨換成磚塊,捲走所有貨款遠走高飛。她知道後幾乎精神崩潰,天天想自殺,母親帶她到廟宇上香,她祈求說:「如果宇宙間真有一位真神,就請救我離開黑暗。」 

她被迫前往巴拿馬處理那批生意,當時已懷孕八個月,在飛機上突然肚疼吐血,飛機在洛杉磯緊急降落,救護車把她送去醫院。半昏迷之中,醫生問她:「妳要保留胎兒?還是保留妳自己?」她在絕望中用盡最後的力氣對醫生說:「請兩個都救!」這可能是她生命最後的一刻,便不禁為自己的過去流淚懺悔,卻不知該向誰懺悔,突然間,聽到有人安慰她說:「只有一個人能夠救妳。」王愛敏張開雙眼,看見是醫生,就抓醫生的手說:「求你帶那個人來,救我和肚中的孩子!」醫生說:「只有主耶穌能救妳,我為妳禱告,妳願意相信嗎?」「我相信,我願意相信!」於是為她禱告,45分鐘後孩子出生,母子平安。

孩子平安誕生,王愛敏的生命也保住了,但是證件及錢財均留在飛機上,醫院社工是位基督徒,帶她回家休養。王愛敏進社工的家門時,看見牆上掛有一幅畫,是一牧羊人抱一隻小羊,社工親切接待她時說:「妳就是那隻小羊!」她不知羊代表什麼,只知中國人罵人時喜叫人為畜生,便想:「她為什麼說我是畜生?她會不會因我付不出食宿費而把我送進監牢?」於是逃離那個家開始流浪街頭。雖然美國很富裕,食物很便宜,許多人吃到過胖,然後就減肥。可是官方統計,全美國約有450萬人因長期缺乏食物而處於挨餓中,吃不飽、穿不暖,其中包括有因家庭暴力逃離家庭的婦女兒童,及常年在街頭流落的流浪漢、一些社會的邊緣人。 

某天,懷中嬰兒餓到娃娃大哭,她想自己也活不了,於是把孩子丟在超市推車上轉頭就走。這時有聲音說:「我不是同時拯救你們母子兩人嗎?」她哭著抱起孩子仰天說:「神啊!如果真的是你,就請你看顧,我們已經幾天沒有吃飯,孩子也沒有牛奶和尿布。」恰好,孩子的奶嘴掉到地上,旁邊有一小紙團,她好奇地打開來看,竟是一張百元紙鈔。她就用這一百元買了食物和尿布。

這一百元很快用完了,她和孩子再度陷入飢餓,孩子因飢餓而哭的聲音驚動一位八十歲美國老太太。王愛敏回答說:「我們沒有家,天氣太熱走不動,只好借妳家的台階坐一會,我們休息片刻就會離開。」沒想到老太太竟接待他們。當進去時,愛敏再度看見那幅牧羊人與羊的圖畫。老太太招呼她和嬰兒住下來,老太太天天要她讀聖經,她覺得很討厭,決定遠走他方,要到一個沒有基督徒的地方去!

坐上三天兩夜的灰狗巴士,來到偏遠地方租了一間公寓。誰料搬進去那天,便有基督徒黑人鄰居前來打招呼,說:「歡迎妳來我們的教會!」王愛敏愕然,難道美國人都是信教的嗎?黑人基督徒天天為她禱告,又向她傳講耶穌的福音。在她生活上遇到困難時,一些基督徒鄰居毫不猶疑前來幫忙,令王愛敏大受感動,便不再抗拒基督信仰,終於在一個聚會中,把自己生命交給主耶穌。

後來王愛敏再回到洛杉磯,起初是睡在教堂的椅子上,一對夫婦來教會禱告發現了他們,當晚就帶她母子回家,住在他們的車庫,她非常感恩,天天為這家人祝福禱告。王愛敏想到有一孩子單親母親帶著五個小孩,她想「我不能這樣自私自己住車庫」,於是她瞞著主人家,偷偷地在晚上把她們帶進車庫,她編個理由安慰自己:「全地的產業都是神的,神不會責怪我作錯事,我們住的車庫都是主借給我們用的。神說不要為吃的穿的憂慮。」有一天這單親的一個孩子發高燒,孩子的哭聲引起主人的注意,進來一看有那麼多人,看到王愛敏的愛心,主人家淚流滿面說:「原來世上有那麼多人很可憐、無家可歸。」後來這對夫婦另租到一個公寓給他們,王愛敏搬進去一看,還可容納一些人,又把另外一個帶著五個孩子的單親帶進來,住了十幾個人,而她自己把沙發搬到外面睡在屋檐下。她所想的是:求主開我們的眼睛能看見周遭有需要的人,伸手去幫助,要站在耶穌的地位上去作祂所喜悅的事。

王愛敏的兒子崇德,生長在這樣艱難的環境中,眼看了這一切,他也跟媽媽學習去愛貧窮人。有次兒子說:「媽,你把床讓給別人睡,我要把我的床給你睡。」王愛敏說:「你是寶貝,你睡在床上,媽媽辛苦一點沒關系。」兒子說長大了一定要買房子給媽媽住。這孩子很艱苦的生活中沒向媽媽發脾氣,他曾流浪在街頭知道那些人的需要。他七歲時有一天校長叫王愛敏去學校辦公室,王愛敏以為孩子犯錯。原來校長流淚問王愛敏怎樣教養孩子,因吃午飯時孩子總不在餐桌上吃,老師校長以為他到外面玩,後來才發現他把便當分給街頭的流浪漢吃。校長說:「你的孩子很特別,他愛窮人。」王愛敏的孩子在最壞的環境中學習去愛人。今天,王愛敏的兒子懂得愛所有的人,有時那些流浪者不守規矩,王愛敏也會發脾氣,兒子會叫媽媽安靜下來。崇德今年35歲,也成為一位全職傳道人,參與牧會服事。 

王愛敏對主說:「主啊,沒有人要去的地方我願意去。求主帶我到最黑暗,沒人要去的地方。」有一天,她讀到以賽亞書第45章:「我必在你前面行,修平崎嶇之地。」王愛敏問一位弟兄崎嶇之地在哪裡?他說這地方你不會去的,就是市中心一處。王愛敏說我不怕,我和孩子以前已去過了。後來她明白:崎嶇不平的生命就是那些吸毒的、被虐待的、單親的,有妓女、孤兒、寡母。王愛敏流淚為那些失喪流浪的靈魂禱告。那時她沒工作身無分文,連坐車的錢都沒有,有弟兄給了她二十元,另一姊妹又給她車票。王愛敏帶兒子去了市中心在一個街頭下車,看見很多紙箱,裡面住了許多人,也有一些在垃圾箱內找食物。想到以往自己帶孩子流浪街頭的情景,王愛敏眼淚就掉下來了:「主啊,帶我來這裡作什麼?」主說:「給他們愛、關懷、吃的、穿的。」王愛敏說我沒錢。主說:「把口袋裡的二十元拿出來。」王愛敏說這只夠我跟兒子吃一個禮拜。但主提醒她五餅二魚餵飽五千人的故事,王愛敏明白了,可是心思意念肉體都不願意。但她相信這是主的聲音,掏出那二十元時眼淚就流出來,她到賣熱狗的攤子買二十條熱狗。小販以為一個女人要吃二十條熱狗太嚇人了。王愛敏說:「不是我吃,是給流浪漢吃的。」小販聽了就罵:「那些人吃了還不是又去吸毒,酗酒,懶惰嗎?他們不會改的。而且你也不必作,已有人在作了。不要浪費你的錢!」王愛敏說:「你不要罵他們,要罵先罵我,因以前我也是流浪街頭的。」王愛敏把自己的見證講給他聽,小販也哭了,很慚愧,他說有一百條熱狗百分之百給出來。王愛敏很高興就給他二十元,他不肯收,王愛敏說「一定要收,不然我就不能與你一起分享祝福。」後來王愛敏就為他作祝福的禱告。主祝福這位賣熱狗的人,後來他有五個餐館,至今仍依然每天把剩下的新鮮食物捐給王愛敏用來救濟貧窮人。

王愛敏親身經歷了五餅二魚的神蹟,決心為主的緣故服侍流浪漢,她將流浪漢帶回教會聚會。可是,流浪漢身上又臭又髒,不修邊幅,外貌舉止令別人不愉快,也不肯受約束,有些會友投訴。她便流淚,為流浪漢聚會需要禱告上帝。一天,她經過洛杉磯市中心一個荒廢了很久的倉庫,到處堆滿垃圾,上帝對她說:「這是我將來的聖殿。」王愛敏把這貨倉租下來,穿上膠鞋,帶起手套,清理堆積如山的垃圾,一邊鏟垃圾,一邊唱詩、禱告。流浪漢知道是為他們而預備的地方,受感動也來幫忙。一個大倉庫,就在短短一個早上全被清理乾淨!當她在教會分享,弟兄姊妹大受感動,一位曾嘲笑她的弟兄,竟在此時也願意義務替「流浪漢教會」規劃建築藍圖。藍圖獲通過,上帝的供應也開始陸續送來,不知從何送來全新的聚會長椅,不知誰送來水泥和建築材料,到處都看見上帝恩典的供應。之後透過她所屬的教會及沙門海曼農場女主人提供金錢和物品,開始接濟街友的工作。王愛敏說:「我自己就是撿破爛的,專門把吸毒的,有問題的,甚至瘋子撿回到神的家,神的家就是 Recycle Center(回收中心) ,主把他們磨造成貴重的器皿被主使用,工作雖然很辛苦,有時走不動,做不來,但所有的疑難雜症神都有辦法。」

主知道我們為祂作事不夠力量權柄,但是只要你願意為主擺上,祂會賜給你力量、權柄、恩賜。王愛敏牧師這貨倉服事當地的流浪漢十多年。裡面擺滿各式各樣的罐頭食品、餅乾、蔬菜和其它的用品,都是分發給低收入家庭的,租金全是有愛主的人暗中奉獻的。

這貨倉又用作職業培訓,使無家可歸者有謀生技能,建立自信,從而能重投社會。許多人有的生命改變的重回社會。她先後成立「中途之家」、「豐收磐石基金會」、「阿蘇沙燈塔教會」,每天舉辦聚會、提供膳食。她亦進入收容中心或貧民區,探訪關懷,許多人受影響跟著進教會,有人病得醫治、家庭改變、找到工作。她的善行義舉被美國政府肯定,獲頒美國優良公民證,讓沒有身份的她成為美國公民。2010年,她在台北市艋舺大道旁成立「台北燈塔教會」,每週五天提供街友福音聚會及早晚餐,還帶街友去工作。

王愛敏就像那「井邊的女人」,在遇見耶穌之前,也有一段極不光彩的過往,她過去曾為了經濟上的需要出賣肉體,是那麼不堪與無奈,按常理說這樣遭遇的女人,會羞羞愧愧、躲躲閃閃,既不想、也不敢舊事重提,更不會到處去張揚。如今上帝揀選她,使用她那流離飄蕩的經歷,成就上帝自己的工作,成為一個施恩的管道、祝福的出口。如今,她安息主懷了,但她的生命卻要如同「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裏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翰福音12:24)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