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1日 星期一

懷念敦厚主僕翁修恭牧師

懷念敦厚主僕翁修恭牧師
黃春生
我出身彰化,自小與父母親都在七星中會大安教會聚會,在年輕時就經常聽到翁修恭牧師的大名,他就像是座信仰的高山,令人景仰。對翁牧師的認識,大多是從教會公報及父執輩的口中聽到,甚至也曾聽他帶有生命力的講道來認識他。
印象很深的是,翁牧師分享他的受呼召的感動,在1948年1月6日在斗六教會召開第九屆南部大會之後,教會代議長老回到彰化溪湖教會報告,因爲太平洋戰爭而關閉八年的台南神學院即將重新開辦,代議長老的報告在其他人聽起來可能就是聽過就算了,未能引起關心,但是翁牧師聽到這項報告之後,心裡面似乎有一句話在呼喚他:「你去報考神學院!」他說這聲音使他的內心火熱起來,從來沒有過的經驗,之後他就回應聖靈感動的呼召,在戰後困頓的環境下,毅然放棄公家職務投考台南神學院回應上帝的呼召。1952年畢業後,持守起初的呼召,翁牧師獻身服事教會超過45年,盡忠在上帝的家,是我們年輕傳道者的榜樣。
在今年(2017)8月8日父親節時,翁牧師身體不適住進台大醫院新竹分院,我與吟洋牧師、黃菁菁老師開車去探視,也向這位屬靈的父親說聲:「父親節快樂」,在聊天中,我與翁牧師聊到四十年前他擔任總會副議長時所發表的《人權宣言》及在他手中所完成許多的事工,但他很靦腆的說:「那都是過去的事了...」,我感覺到他那種成功不必在我、不居功的心境。
翁牧師是一位人格者,盡忠在上帝的呼召,在他身上有許多很多令人感佩的事。社會習慣稱呼他是「總統的牧師」,但他不以此來自稱。在翁牧師諸多佳美腳蹤裡,他的好友周聯華牧師說得最中肯,周聯華牧師曾說:「假如今天有人問我:『在傳道的生涯中,哪一件事是你認為做得最有意義的?』我的回答:『假如我只能說一件事,那就是與翁修恭牧師一起主持二二八平安禮拜!』」(參閱1994年《周聯華回憶錄》)
這二位總統牧師,學習耶穌基督所做的做了,基督親自把和平賜給我們;他使猶太人和外邦人合而為一,以自己的身體推倒那使他們互相敵對、使他們分裂的牆。」(以弗所書2:14)要推倒互相敵對、分裂的牆,是不容易的,甚至有時需要付出代價。就拿二二八事件,長期以來就是台灣族群之間的牆。在臺灣第一次為二二八的和好舉行平安禮拜的是翁修恭牧師及周聯華牧師這場「二二八平安禮拜」是在27年前,1990128日晚上,在台北新生南路浸信會懷恩堂舉行,我們當中也有很多人出席並見證這場禮拜。會有這一場禮拜,也跟前一年的事情有關,1989819日,當全台第一座228紀念碑在嘉義彌陀路落成時,讓周聯華牧師感觸甚深。當年9月他特地到台南教會公報社找當時的總編輯盧俊義牧師,周牧師問起228紀念碑籌備與建築的事。聊到一半時,盧俊義牧師突然問:「周牧師,您到底是講什麼道給蔣家父子聽,否則他們怎麼會在台灣殘害這麼多人的性命?」這時周牧師低頭不發一語;但只約十幾秒鐘,周牧師就說:「盧牧師那你說說看,我可以做什麼?」盧牧師很直接回答說:「在您的腳離開台灣這塊土地之前,至少應該替二二八受難者說些話,或是做點事吧。至少舉辦個類似『安慰』的禮拜也可以啊!」
說到正式安排禮拜,周聯華牧師回憶說:「民國七十九年,曠野社的蘇南洲先生跟我提起二二八的悲劇,也談起傾向於要以宗教信仰出發來解決二二八的心結。長老會的牧師翁修恭牧師也一起討論。後來,逐漸定型在舉行「和平禮拜」上,由翁牧師和我聯合主持。翁牧師以國語,我以台語來證道。蘇南洲負責最難的事情,聯絡二二八遺屬和一切籌備的工作。」(摘自《周聯華回憶錄》全集30,第263)
二二八的傷害是一堵「中間隔斷的牆」,翁牧師透過和平禮拜拆毀這牆,甚至他也被聘擔任行政院設立的「財團法人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董事,聯繫及關懷受難家屬,致力和平的未來。猶如聖經所說的:「促進和平的人多麼有福啊;上帝要稱他們為兒女!」(馬太福音5:9)願上帝紀念翁牧師所作的工,也求聖靈幫助我們也不斷的去落實上帝的旨意在地上如同在天上一樣。

張貼留言